花滑宋楠

因为朋友的推荐
我昨天去了桃园展演中心看神韵的表演
原本去之前以为就是一般的传统舞蹈
但发现他们非常不简单
动作优美一致不说
还会配合背景屏幕有故事性
而且时间位置都对的刚刚好
我真心觉得非常的厉害
幸需要经过讲解,背诵才有意义?我想说明,在有限的教学时间内,教师没办法做到一一解诗,但「背诵」本身就有其价值,孩童时期上口的诗歌最容易形成永久记忆,「意境」的体会不一定在当下,当孩子的理解力随著年龄增长,对于诗裡的表达的情境会自然产生感悟,曾有小学二年级孩子的家长与我分享有一次带孩子野外郊游,偶然听见寺庙晚钟,孩子马上联想起「枫桥夜泊」,自动询问妈妈诗境是不是接近眼前的情境?那首诗当时课堂并无特意讲解过。

(上集连结: photo.php?fbid=536794453050886&se ... 36229449774053&type=3&theater )

几天前看到一篇文章,内容如下:
(转载自: blog/kelly3727/11683625 )
自由时报28日头版大剌剌刊登「家长投诉小一生被迫两个月背八十首诗」的新闻标题,
该名家长还宣称「唐诗是八股的东西!」身为基层教师,我想我们的教育跟社会真的病了,姑且遑论这个家长把学校为期两年鼓励性质的语文培植计画硬说成两个月的误导,「古典诗词」只是没有用的八股吗?当家长以谬误无理的观念投书时,竟然成为新闻登上了报纸头版!

当我们一边在批评检讨现在孩子语文程度低落、极须提升的同时,对于办学认真的学校没有鼓励,反而狠踩一脚,我们为什麽要鼓励孩子接受古典诗词的浸润?古典诗词的背诵,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性情涵养,让孩子感受历代杰出的文人运用优美简洁的文字便能佈置风景、传达心境的艺术魅力,小朋友在朗读诗词歌赋时能感受字句音节的韵律感,我去年带班的小二生,在上课敲钟不久后,往往一个学生起了个头,全班便琅琅背起李白「将进酒」,语调铿锵且充满节奏感,他们觉得「将进酒」读起来很美、很有意思,这种对诗句节奏之美的体会,小朋友没有办法用语言精准表达,他们只是自然而然的亲身验证这种来自古典文学的美感经验。 我在这里
蹚这一潭浊水
一面水平如镜之下
埋藏深邃而邪恶的暗涌

那物攀上我的身躯
蹂躏著我 黏稠而带刺的污秽
那物咧开一抹邪魅的蔑笑
呼唤著我 沉坠漆黑的浑沌之城
/>所以国教司的官员们,

Comments are closed.